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力先生的博客

秦力,字形奋,陕西永寿人。省(部)级劳动模范;历史学学士;青年文史学者。

 
 
 

日志

 
 
关于我

秦力,字形奋,陕西永寿人。陕西省作协会员,咸阳市作协理事。省(部)级劳动模范,历史学学士,青年文史学者。研习中国文化史和陕西地方史二十余年,组建了漆豳文史学会,出版了《文星诗历》、《清浊人生》、《人史情》等六部专著。参编了《路祭》、《瞩望》、《陕西年鉴》、《咸阳万事通》等多部书籍。偶尔涉猎散文随笔,在各类报刊已发表一千余篇。这本《空谷幽兰》主要收录了作者近年来创作的散文、随笔类作品,分为天地情怀、真情无限、闲情逸致、鸟兽虫鱼、狂饮豪咥等六个部分。

网易考拉推荐

畅游神州(八)(原创)  

2011-09-29 08:11:33|  分类: 天地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畅游神州(八)(原创)

秦 力

 

秦都桥南钓鱼台

 

他是被白垩纪的大水

冲上岸的巨石

在那高高的沙台上

端坐了二三亿年

看见了河水清浊变化

肥瘦循环

 

他把直钩抛进清流

钓来访贤的

比他小的老头

他把弯钩抛进泥流

钓来上游的

比他更小的芦苇

 

被岁月打磨的

闪闪发光的钓钩

在空中,距离水面三尺左右

被一只性急的紫燕

衔走

                              2011.6.30下午

 

漫滩的渭河

 

漫滩的渭河

搭载着我浊泥似的哀伤

吟诵着古老的泡沫

从橡皮坝外走向东方

 

数千年来,你一直在我脚下流淌

或清或浊,或肥或瘦,或虚或实

总是不动声色地刮走泥土

露出树根

或者吹走周秦

涂抹汉唐

在我眼角留下泪珠的岁月

 

漫滩的渭河

填埋了我浅浅的脚印

那层细沙流出心灵

在中流砥柱那儿

击打出一个小坑

 

今天,我用你的泥巴涂成我的面具

让心灵沾满你的气息

或者喝饱你的泥沙

抓着你的尾巴走向四方

                   2011.9.8.下午

 

 

泾河峡谷

(关中第一峡)

 

沿着郑国开渠的足迹

走向西北。心中响起打夯的节律

水利富秦的概念在渠上深刻

沿途的麦浪逐渐金黄

八百里的视线

玉米苗的呼吸逐渐浓绿

 

绛山,一个响亮的地名从永寿淳化间跃然

耸立两岸的两排山丘

一眼浓绿

以及粉白的槐花

书写者大秦的辉煌

和关中的繁华

无数引流电站,共同述说着

一个好听的名字

——泾河峡谷

徒步穿行其间

泾水演绎着千年回响

关中西北

至今存在着华夏的骄傲

以及泾河石的嶙峋

每一滴泾水都激荡着

民族的绝唱

又是一年的五月

在这里,槐花又流溢出

馋人的馨香

 

槐山顶听到泾河的吟唱

清波是亘古渴望

一种对三秦儿女的祈福

如同回放了数千年前的那一幕——

疲秦?强秦?

成为激流中的转折点

千年旅途

少见了骏马嘶鸣

更替了小麦的绿浪

油菜的黄花

 

今天,我亲历关中第一峡谷

沿着开渠百姓的足迹

拜访那道大坝的豪气

又一次演绎泾河龙君

和传书的柳毅

又一次感受泾水的变化

和两岸植被的清奇

 

峡谷正在播种希望

绛山成为世纪传唱

常年守护峡谷的绿浪

继续承载者峡谷的漫长

滋润着大中华的原点

——咸阳

 

泾河峡谷

一首亘古不变的民谣

永远吟唱在你、我、他

的头脑

 

2010.9.18傍晚于咸阳

 

 

泾河的记忆

 

不知是泾河的七郎还是八虎

撕裂了监军镇平整的大街

躺在凹陷的街心

如同走进山中谷底沐浴

初夏蛙鸣,盖过了两岸二四七九的市声

忘记了时间,街面一点点消瘦下去

土鳖和河虾在街心争夺地盘

 

积聚到七八月:怒吼的是黄龙

连同漂浮的西瓜蔓

狠狠地刮走一层又一层熟土

谷底沾满草屑和浮沫

 

雨走水落,小贩喊叫:

擦酥——油糕——豆腐脑

末伏的日头晒焦了街心的河泥

                      2010.11.27日早于咸阳

网友这哈不信 评论:

——还是说几句吧。
——这几年,西村城关辛勤的耕地锐减,人均由近乎一亩减为如今2分左右。耕地用在哪儿?被"土鳖和河虾"争夺走了。农民失了地,只好去经营小本生意。
——土地一旦変成乌龟王八蛋的牟利工具,农民就遭殃了,雨走水落,小贩喊叫:擦酥——油糕——豆腐脑,末伏的日头晒焦了街心的河泥
——这也是近年来中国的缩影,无耻之徒美其名曰:没有拆迁就没有新中国。

2010-12-7 14:49

 

泾河在火石咀转了个弯

 

一只大雁,从黄昏的河滩起飞

到了朝霞初显,就飞成了一团白云

 

白云是火石咀的兄弟

红白搭配那是美学上的经典

美神的脸蛋和腮帮

 

修筑大桥的人们

衣服上黄色的泥点

被白云旭日映出了金光

 

他们要在雨季之前

少睡一会觉

多铺百米桥面

 

阳光渐强,小溪似的汗水

浸湿了黄色的泥点

吓跑了几团白云

 

只有蓝天和火石咀对视

大雁在河边梳洗

                          2011.2.23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111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