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力先生的博客

秦力,字形奋,陕西永寿人。省(部)级劳动模范;历史学学士;青年文史学者。

 
 
 

日志

 
 
关于我

秦力,字形奋,陕西永寿人。陕西省作协会员,咸阳市作协理事。省(部)级劳动模范,历史学学士,青年文史学者。研习中国文化史和陕西地方史二十余年,组建了漆豳文史学会,出版了《文星诗历》、《清浊人生》、《人史情》等六部专著。参编了《路祭》、《瞩望》、《陕西年鉴》、《咸阳万事通》等多部书籍。偶尔涉猎散文随笔,在各类报刊已发表一千余篇。这本《空谷幽兰》主要收录了作者近年来创作的散文、随笔类作品,分为天地情怀、真情无限、闲情逸致、鸟兽虫鱼、狂饮豪咥等六个部分。

网易考拉推荐

采诗之官与诽谤之木(转载)  

2008-10-15 08:10:07|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诗之官与诽谤之木(转载)

            孤独的听者

     乐府诗在中国的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所谓“乐府”,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个御用的的歌唱团,包括了作曲,乐队和歌唱演员等;他们所表演的,多是从民间搜集来的歌谣。这些歌谣,大多表现了老百姓对官府的不满和怨恨。这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既然这些歌谣的矛头都是冲着官府的,那皇帝们为什么还要特意搜集来,“被之管弦”,用于宴会呢?

    这些歌谣,都是来自于“采诗之官”。据说,这种职务,在周朝时就有了。《汉书·艺文志》说:“古有采诗之官,王者所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也”。《汉书·食货志》说得就更具体了:“孟春之月,群居者将散,行人振木铎偱于路以采诗,献之太师,比其音律,以闻于天下。古曰:王者不窥牗户而知天下”。“行者”是指大司寇属下的中下级官吏,说穿了,就是被派到各地区搜集情报的人员,而“情报”就是那些歌谣。皇帝看了这些情报,知道了民间的情况,作为决策时的重要依据。

    读到这里,我不得不为古人的胸怀之大、姿态之高而叹服。过去的皇上们之所以敢于将这些怨恨和指责自己的歌谣拿来参政,而且还要“被之管弦”,在宴会上演奏,恐怕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他自觉强大,自信力充足。他心中清楚自己的政绩,相信听一听民情不会从根本上动摇自己的地位,所以才敢于正视现实,“勤求民隐”。再赶上强盛时代的皇帝们早就听烦了过去那些供他娱乐的“雅乐”,又充分欣赏这些民歌的艺术价值,于是就津津有味而不失炫耀地欣赏起这些由乐府加工的民歌来。

    “诽谤之木”的产生也是如此,是盛世统治者自信心的产物。《资治通鉴》中说:“古有进善之旌,诽谤之木,以通治道而来谏者”。“诽谤之木”,就是官府在交通要道的桥头树立的木板,类似于今天的布告栏。“虑政有阙失,使书于木”,“所以书政治之愆失也”,鼓励人们将自己对朝廷的意见写在“诽谤之木”上,以期达到听取百姓心声,弥补在政策上的缺失。

    不管是“采诗之官”还是“诽谤之木”,均为朝廷自信的产物,它也只能产生于“盛世”。而当“衰世”,情况自然就不同了。因为对自己的统治缺乏自信心,神经变得衰弱而过敏,不敢听那些充满了怨恨和反叛情绪的声音。不但如此,对那些“不同声音”还要施予政治高压,大搞思想专制,“罢黜百家”,剥夺人们的言论自由,甚至还要大兴文字狱,对那些“不同政见者”进行人身迫害,株连九族,使人们敢怒而不敢言。

    归根到底,“禁声”是一个国家风雨飘摇的“衰世”标志,而设“采诗之官”、树“诽谤之木”,才是充满自信的盛世气象。目前,我们正处于盛世,应有这种盛世的胸怀和气度。当然,不见得再去设什么“采诗之官”,树什么“诽谤之木”,科学的进步,已使我们有多种渠道和手段去听取来自民间的声音。假使对这种声音充耳不闻,甚至加以禁止、封锁,不但是对自己缺乏自信的表现,而且,也肯定收效甚微。因为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信息时代,对不同声音的压制和封锁,只能是饱受世人讥讽的掩耳盗铃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